我的小老婆    二胡      


蘇峰珍


    自從聽了心經佛曲的二胡演奏音樂帶,我就偷偷地的愛上二胡--我的小老婆,可謂一聽鍾情,深深地迷上二胡的音感旋律。


二胡的悠揚、淒迷、哀怨、纏綿、孤寂、悲壯,有如情人的低訴,情愛綿綿,又似慈母殷勤的叮嚀,對子女無限的關愛期盼,更像菩薩慈悲的聲聲呼喚,展現無盡的大悲。二胡的壯擴雄偉、豪邁氣派,彷彿萬馬奔騰,大地震動;又如峭崖水奔,一瀉千里,更像滾滾長江,滔滔不絕,大珠小珠落玉盤已是不足為奇了。


二胡只有兩條絃,卻可拉出各種音調。運弓方面,有揉絃、滑音、顫音、彈絃、擊弓、跳弓等等,變化多端。初學時,運弓呆滯,弓與絃不能緊貼密合,聲音就會樣破鑼,更難聽的則似殺豬一般,會吵得周圍的人受不了。但只要勤於練習,善加揣摩,就能熟而生巧,漸入佳境,拉出美妙的音聲,讓自己陶醉於二胡的音感世界,悠然忘我,不思凡間俗事。


每日下班,飯後浴畢,換下一身輕便服,抱著我的二胡愛人,與之情感交流,心靈對話,久而久之,亦能心心相印,互有默契,而漸至從心所欲,有時不用看樂譜,就能憑著靈感拉出心裡所默想的音調,流出優美的旋律。我家那隻西施小犬,只要看到我抱著二胡拉奏,就會窩在身邊,不知是否也喜愛二胡的樂律?還是與我的小老婆爭寵?


遇到心煩不如意的事,有時很難跟自己真正的老婆傾訴,只有小老婆可以談心。抱起二胡就能將一切煩悶拋到九霄,沉醉於情感與二胡音律的意境之中,人間還有什麼煩惱,什麼得失,還有何事值得爭取?名利、地位、權勢,都不如一身的淡然無我,清淨無求。


有一個二胡的傳奇:一位朋友罹患高血壓、心臟病、腸胃炎,針藥罔效,學二胡兩年,病痛不藥而癒,這其實並不奇,以科學角度來探討,很多疾病大多由生活緊張,工作壓力太大,而且人心貪婪無度,善於計較,攻於心計,脾氣火爆,都是致病原因。音樂能怡情養性,陶冶心靈,使人心情放鬆,神經肌肉筋骨放鬆,如能身心放鬆,氣血即可平順,循環無滯,促進新陳代謝,生命組織基因重新排列組合,免疫能力增強,疾病自然而癒。


一位學佛的朋友,每日唸佛誦經,非常精進用功,可是脾氣依然火爆,我勸他一起來學二胡。讀經聞法,唸佛持咒,坐禪內觀,都是修行的法門,如果能沉浸在二胡的意境,一時忘卻所有的煩惱,捨去忘執,身心當下清涼,又何嘗不是修行。


講到修行,好像有些正經八百,道貌岸然,還是灑脫輕鬆些,抱我的小老婆去。


 


(本文8962刊載於中華日報 副刊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玉 的頭像
阿玉

Yu 的部落

阿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